李嗜
2020-02-03 01:20:15

原标题:金银潭医院院长接受专访用“渐冻”之身带领大家“保卫武汉”

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武汉的医院受到人们广泛关注。武汉最大的专科传染病医院,金银潭医院更是如此。除了疫情本身,这所医院的院长,身患渐冻症,拖着一双跛脚,连续30多天奔走在抗疫第一线的张定宇,也牵动着很多人的心。本周,《面对面》栏目记者前往金银潭医院,专访张院长。

疫情来临他动员大家“保卫我们的武汉”

2019年12月,张定宇刚刚结束与冬季甲型流感的抗争,此时的他并不知道,下一场挑战即将到来。也就是这个月,武汉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患者,这引起了张定宇的高度警惕。

12月29日,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首批7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,转入金银潭医院。4天后,金银潭医院正式开辟专门的病区,接诊类似病患。

临近春节,随着从别的医院转诊过来的病例急剧增加,医院ICU病房原有的14张床位已经饱和。为了能够收治更多的病人,清空其他的病区,开辟新的ICU病房成为张定宇工作的重点。

记者:这次跟病毒斗争,对您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

患渐冻症的金银潭医院院长:妻子被感染我怕得哭了

张院长:最大的挑战应该是病人数量的激增和我们人力资源不匹配。

记者:您能做什么?

张院长:我能做的就是把大家充分调动起来匹配上去,动员大家取消我们的周末,告诉大家我们必须应对这件事情,我们已经站在了一个风暴眼上,必须把这件事情压下去,保卫我们的武汉,保卫武汉人民。

两年前确诊渐冻症“这是我特别珍惜时间的原因”

面对这次肺炎疫情,张定宇的处理很“硬核”,面对自己的身体,他也一样。

2017年,一直风风火火的张定宇开始感觉自己的双腿出了问题。刚开始,他以为是膝关节或者髋关节的问题。然而,经过一系列检查,2018年10月,张定宇被确诊患上了运动神经元病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渐冻症”。这是一种罕见的绝症,目前无药可救。患者通常会因为肌肉萎缩而逐渐失去行动能力,就像被慢慢冻住一样,最后呼吸衰竭而失去生命。

患渐冻症的金银潭医院院长:妻子被感染我怕得哭了

张院长:我爱人跟我同时知道这个消息,她以泪洗面,很痛苦,我稍微有点沮丧。我喜欢运动,健康的时候经常骑自行车或者走路上班。

我热爱生活,突然有人告诉我,你前面不会太远,不可能再走多长时间,那个时候我就有点沮丧。

记者:不会太远是多远?

张院长:远的话可能十年左右,不远也就是五年左右。

记者:您说的是生存,但是正常地走。

张院长:那个不知道会多久,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别珍惜时间的原因,我愿意行走,愿意和大家在一起,愿意和空气阳光在一起。

记者:这事儿不管谁赶上都会想怎么这么不公平,怎么会轮到我头上,您会想到这些吗?

张院长:我还真没这么想过,这不是人为可以操纵的,为什么要为这个事情较劲呢?应对就完了。现在能做的就是把当下做好,以后身体残疾了,但思想没有残疾,我还能指挥调动,能够做一些事。

一直隐瞒病情如今公布激励大家一起向极限挑战

张定宇一直对别人隐瞒自己的病情,每次有人问到他为什么走路摇摇晃晃、一瘸一拐时,他都用膝关节不好的理由搪塞过去。

最近两三个月,张定宇能明显感觉到肌肉在萎缩,正常人的臀部是饱满的,但最近他在睡觉时,在不经意间摸到了股骨头,摸到了关节囊和关节间隙。

这次疫情,需要张定宇穿着连体防护服进病房,张定宇自己完成不了穿连体裤的动作,每次都需要同事帮忙,但即使这样,他也没有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大家。王先广是金银潭医院党委书记,是张定宇的工作搭档,也是医院唯一知道张定宇秘密的人。

王先广:一讲这个我就很心疼,他有一次下楼差一点摔下去,因为他腿没有支撑能力,他私下多次跟我说,王书记,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帮我扶一下,真的我心里很不舒服。他说我就这几年,我能做一点你就让我做一点,你不要拦着我,他一再要求我不要跟任何人说,他不愿意自己的痛苦或者困难,让同事们分心。

记者:您已经感到肌肉在很大程度上萎缩了,为什么还要进入工作量这么大节奏这么快的跟病毒的斗争中去?

张院长:我是一个共产党员。这是我的岗位,我热爱这个岗位,我爱这家医院,我爱我的同事,也爱这份事业。从接手这家医院到现在有了一点起色,我觉得我能带领这家医院,带领我们全体职工冲上去。

除夕夜,解放军和上海医疗队的医护人员抵达武汉,部分进驻金银潭医院。1月27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飞抵武汉后去的第一站,就是收治确诊患者和重症患者最多的金银潭医院。这给张定宇带来了强大的支持,但也让他的秘密再也藏不住了。

张院长:医疗队里有很多优秀的专家,我应该很好地接待他们,人家走的时候麻利点送送,但这对我来说很困难,我上楼还可以,下楼非常困难。我很少送这些专家,总是感到很忐忑,所以想还不如就这个机会告诉大家,我不是对你们不礼貌不尊重,而是确实不方便。另外我也想告诉我们同事,我们一起在战斗,因为我们同事确实已经到了极限,我想告诉大家我一直在极限的边缘工作,我们要一起向极限挑战。

在驰援部队到来之前,医疗资源严重短缺的情况下,张定宇带领金银潭医院600多名医护人员没有节假日,不分白天黑夜,硬扛了20多天。他自己更是每天凌晨2点躺下,4点又得重新爬起来,处理各种突发事件。

张定宇:我非常感激我们的同事,因为我们整个队伍一起来应对这场疫情,我仅仅是带领大家,给大家提供一些服务指引仅此而已,我没有他们做得多,他们的牺牲比我要大得多。我希望在我健康的时候,医院能够很好地成长起来,以后交出去的时候不能说很漂亮,至少比现在比过去要美好一些。

妻子被感染他流下眼泪“我害怕失去她”

张定宇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在这个时候,体会到可能失去爱人的恐惧。

他的妻子在武汉第四医院工作,这次也在疫情防控的一线。在张定宇争分夺秒,带领全院医护人员救治患者的时候,他的妻子也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。

患渐冻症的金银潭医院院长:妻子被感染我怕得哭了

张院长:心里很难受,觉得自己没尽责,自己在抗击疫情,结果自己的后方也染了病。后来就开始害怕,因为我们也看到病人转危,虽然这个比例不是特别高,但你不知道你的妻子会怎么样。